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4


(Shared) McKinsey Global Survey: Economic Conditions Snapshot, June 2014

Strangely, India is occupied one exhibit, what is special purpose of this survey from McKinsey? Please let us know if you get scene behind. ******************************************************************************************************** After sweeping political changes in recent elections, executives in India report dramatically renewed optimism for their country’s economic prospects, even as pessimism persists in other emerging markets. In McKinsey’s latest survey on […]


(转载) 邱会作披露毛泽东周恩来令人胆寒的三句话

对于文革期间中央领导人到底做了什么,已经有了越来越多的描写,熟真熟假,作为一般民众,实在是无法在当前这个信息横流的时代作出有根有据的判断,唯一能做的的是多读,多看,并从最简单的逻辑出发,来作出最肯定的基本判断。 毛泽东从一个有野心的普通人,到统治一个大国,一个政党如此长时间,自有他易于常人的处事方法和手段,以目前普世的角度看这个人,肯定是非常态的,所以本脑残认为他能非常高兴于林彪之陨,也是可能的,所以邱会作的著作也有可信程度的。 Brent Sun 2014.06.28 ************************************************************************************************************************************* 邱会作回忆录 毛泽东、周恩来作为中共党史中最具代表的政治人物,他们之间的关系始终是关心中共党史的人们最关注的话题。虽然有众多机密文献官方尚未解密,但我们仍可通过其他中共高层撰写的回忆录对文革探究一二。作家陈昭在阅读过林彪“四大金刚”之一,邱会作的回忆录后,撰写文章《打开中共党史迷宫的三把钥匙》中指出,《邱会作回忆录》中透露了毛泽东、周恩来曾说过的三句话,这恰是后人洞悉文革史、中共党史迷雾背后真相的重要依据。 1966年10月1日,毛泽东在周恩来等人的陪同下在天安门前观看焰火 中国人民解放军首任总后勤部部长1960年4月 – 1971年9月 林彪飞机坠落现场 读《邱会作回忆录》,有三句话跳入眼帘,无论如何挥之不去,令笔者冷汗阵阵,毛骨悚然: 第一句话——毛泽东在得知林彪摔死后说:感谢林彪帮了我一个很大的忙。 第二句话——周恩来说:中央政治就是处理好主席、林副主席、江青的关系。 第三句话——毛泽东说:邓(小平)作了许多坏事,一条是弃军逃跑;一条是到北京后与刘少奇、彭真搞到一起…… 笔者读到这每一句话,无不惊出一身冷汗。笔者认为,这三句话极为重要。打开文革史、中共党史的迷宫需要一大串各种各样的钥匙,而这三句话应当是其中十分重要的三把。 一、第一句话——毛泽东说:感谢林彪帮了我一个很大的忙 林彪之死,惊天动地,震动全球。人们从来不知道毛泽东听到林彪死亡的消息以后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坊间有一些传说,如说毛很悲戚,说毛摔东西,说毛抄诗寄哀思……现在,邱会作将军告诉了我们:毛泽东的态度是两个字:高兴,而且非常高兴。这样的态度完全超乎人们的想象,不能不让人毛骨悚然。 邱会作说:“从(9月)15日晚起就变了,当得到我驻外蒙使馆关于林彪等人全部在温都尔汗摔死的报告,毛主席要汪东兴在政治局会议上传达了一句话:‘林彪帮了我一个很大的忙’……”(《邱会作回忆录》,香港新世纪出版社,2011年版,页786)汪东兴向大家说:“主席知道林彪死了,很高兴!还与我们碰了杯。并且说了‘感谢林彪帮了一个大忙。’”(《邱会作回忆录》,页798)汪东兴说,毛和工作人员举行了庆祝会,很高兴地喝了酒,“为林彪的死干杯!”(参见《邱会作回忆录》,页788;《心灵的对话——邱会作与儿子谈文化大革命》,页627)毛不仅自己高兴,还把自己的高兴传达给政治局的委员们,他要让大家都知道他高兴,让大家和他一起高兴。这就是毛泽东对林彪死亡的第一反应。 和毛泽东同样高兴的是“四人帮”及其一伙,还有汪东兴,他们“手舞足蹈、兴高采烈”。有一天政治局开会后,张春桥特地买了瓶茅台酒与政治局成员碰杯,表示热烈庆贺。这种“高兴”,是远离人性的,但是,却符合“毛性”,是典型的“毛性”。面对林彪死亡,高兴的是极少数。 “叶剑英看到他们(指‘四人帮’)的这种表演说:‘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没有什么值得庆贺的!’姚文元红着脸叫:‘难道这不是好事吗?’叶帅严肃地提高嗓音说:‘是好事,也是丑事。共产党中央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国防部长叛国逃跑,在国内、国外将产生什么影响?’这几句落地有声的话,驳得他们哑口无言,低头不语。”(《李作鹏回忆录》,香港北星出版社,2011年,页511) “叶剑英管军队的第二天就召开军队高级干部会议。毫无思想准备的元帅们突然听到林彪叛党叛国自我爆炸摔死了,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整个会场顿时陷入死一般沉寂之中。”(《周恩来得知林彪摔死后真实反应》,红军之鹰吧) 黄永胜则扯肝裂肺地吼叫:“他妈的!跑什么跑?!”(《军人永胜——原解放军总参谋长黄永胜将军前传》,香港新世纪出版社2010年版,页563) 中国大多数民众的态度是怎样的呢?——普通民众的反应基本相同,仅举一例:上海社科院历史所研究员金大陆至今还记得,他在一个冷风嗖嗖的夜晚,在复旦大学的门口听到了林彪案发的消息,“像天崩塌了一片,我浑身哆嗦着走回家。”(《中国新闻周刊》,2011-08-19)还有无数的民众在想:天啊!毛主席的脸该往哪儿搁啊!还有一些典型表现,如彭德怀,非常值得回味,本文不赘。 同情与悲悯是人类的基本情感,也是人道与人性的具体表现。对以上的这些态度简单地加以分析,很容易发现,凡是与毛泽东靠得近的,是高兴,干杯。显然,这离开正常的人性实在太远了。与毛泽东离得远的,态度则大不相同,或大惊,或大骂,或彷徨,或不知所措,这是人之常情。应当说,毛泽东的这种表现是极其不正常的,需要我们认真解读,反复思考。 面对如此冷酷的现实,人们有理由提出一个问题:毛究竟为什么这么高兴?按照常人的感情,常人的道理,作为毛泽东,胜过自己亲兄弟的“亲密战友”死了,自己亲自选定的“接班人”死了,自己亲手缔造的党和军队的第二号人物死了,而且死得那样突然,那样惨,一家人几乎,作为掌门人,作为“一家之主”,能高兴得起来吗? 众所周知,毛泽东一生最大的敌手应当是蒋介石。当毛泽东得知蒋介石死亡的消息时是什么表现呢?——1975年4月5日,蒋介石因心脏病在台北寓所去世。毛泽东的警卫人员从收音机里听到这个消息都十分高兴,起床后,便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毛。出乎大家的意料,毛听后并没有高兴,相反一脸的凝重。他对身边的人说:“知道了。” 一个是异常高兴,一个是一脸凝重,这是一个巨大的反差。 毛泽东就是与众不同,他不但高兴,而且高兴得不得了。一个七十八岁的老翁,为什么会如此反常的兴奋?笔者试着揣测毛泽东高兴的原因有四: 其一,林彪死了,确确实实死了;其二,林彪一家的主要成员一起死了;其三,林彪死在了中国领土以外的地方;其四,自己精心设计的圈套完满地实现了。 首先看一:文革是毛泽东的终生大业,可是林彪在文革中一直与毛唱反调,表面上跟着毛画圈圈,骨子里极力反对。特别是林彪纠合军委办事组和军队的将帅们,把军队看得紧紧的。毛泽东认为,军队的“三支两军”百分之七十五以上都支错了,和毛泽东、江青全力支持的造反派唱对台戏,林彪还居然敢公开向江青叫板。最让毛胆战心惊的是在庐山上,瘦弱的林彪振臂一呼,把中央委员会的委员们几乎全部带到了反对毛、反对文革的路上去。这岂不是要了毛的老命?这样的人,必须尽快除掉,多活一天、一小时、一分钟都会使毛坐卧不安,使毛贯彻文革路线,和安排继承人的计划根本无法进行。林彪实在是毛的心腹大患。 再说,文革中,毛有时以势压人,混不讲理;有时谎话连篇,瞒天过海;有时栽赃陷害,恶意中伤;有时发狠发飙,不计后果;有时兴之所至,信口雌黄……搞得天怒人怨,毛和江青根本无法向民众和历史交代。现在正好有了林彪这个替罪羊,毛可以把文革中的一切错事、坏事,一切卑劣手段,把群众的一切怨恨,统统让林彪承担,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他永远不会说话了,省却了多少麻烦。所以,毛是真心地“感谢林彪帮了我一个大忙”。——毛泽东能不高兴吗? 再看二:林彪和他的老婆、他的儿子一起死掉了,几乎满门,免除了后患,特别是林立果,他死了最好。遗憾的是,林豆豆没有听命令,不和他们一起上飞机。不过,这已经是毛想看到的最好的结局了——毛能不高兴吗? 第三,纵观中共历史上的所谓“路线斗争”,毛要打倒一个人,一定要给他戴上“野心家”、“阴谋家”、“反党集团”之类的帽子。但是,制造这些帽子可不是件轻松的事,要罗织罪名,编造理由,每次都漏洞百出,毛只能靠权势压服。毛整人有一个“杀手锏”,就是给政敌戴一顶“叛徒”帽子,只有这顶帽子才最省事,更可以把对方一棍子打死。可是,若是按照“刘少奇式”,需要查档案,找证人,编材料,连懵带骗,劳神费力,还破绽百出。现在,创造了这个崭新的形式——“林彪式”,他死在了中国领土之外这么一个绝妙的地方,这样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把“叛徒”帽子扣到他头上,还可以加一顶“卖国贼”,什么理由也不需要编了。他要是死在国内,就无论如何戴不上“叛徒”帽子,那就很难打倒他。而且,对林彪也只能用这种办法,因为他没有任何把柄在毛手里,他清心寡欲,对权力没有丝毫兴趣。特别被动的是,刚刚两年前,是毛泽东提名把他写上了党章,成为了毛的什么“接班人”。不用“叛徒”这个“杀手锏”,把他除掉实在是不可能的。——毛能不高兴吗? 最后看四(这也是一个推测,一个更大胆的推测,但是却是必须有的推测):毛非常清楚地知道,要想除掉林彪,最大的难处是没有理由,可是又必须把他除掉。毛绞尽脑汁,运用诸多计谋,如“瞒天过海”、“打草惊蛇”、“引蛇出洞”、“欲擒故纵”、“借刀杀人”等等,最后,请君入瓮。把林彪一家诱出北戴河,诱使他上飞机,然后,让飞行员强行起飞,这时,毛的计谋就成功了一半。完全可能的情况是毛还给飞行员下了死命令:必须飞到中国国境以外。周恩来、汪东兴还向毛请示要不要打掉他,周、汪简直糊涂透顶!为了双保险,毛又很可能派人在飞机上做了手脚,绝对保证飞机只要上天就永远不可能活着下来。现在,毛的计谋完满实现,林彪一家被烧成了灰,抛尸外蒙古的黄沙之上。飞行员也一起命赴黄泉,所有的秘密也都付之一炬。人人都知道,毛一生奉行的哲学是“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其中的与天奋斗、与地奋斗,都不过是陪衬,真正使毛“其乐无穷”的,是与人奋斗。这才是毛泽东的哲学的真谛。今天,毛与林彪奋斗,把一个被誉为“常胜将军”的对手打得死无葬身之地,毛以七十八岁的高龄取得了如此辉煌的胜利,怎么能不特别高兴? 有人会认为笔者在胡诌,在污蔑“伟大领袖”。笔者说,不是,这是在合理的推测分析。有这种看法的人已经越来越多。请诸君仔细想想看看,“九一三”当夜,“中央”所采取的一切措施,哪一条不是唯恐林彪不离开北戴河,唯恐林彪不上飞机,唯恐林彪不跑的!? 李作鹏将军对“九一三”事件最大的质疑就是:“周恩来在全面掌控北戴河林彪、叶群的动向和企图,全面掌控山海关机场和256号飞机的情况下,未采取果断措施,致使林彪得以乘飞机外逃。而他未能采取果断措施,可能还有更深的原因和背景。”“到底是想‘真拦’还是想‘真放’?为什么要放?谁又是真正放跑和希望放跑林彪的人?这个事件的背后是不是还有文章?”(《李作鹏回忆录》,香港北星出版社,页576,577)李作鹏出了秦城监狱之后,对儿子说:“想了十年,才想清楚那一夜。”——李作鹏想清楚了什么?李作鹏的儿子李冰天说:“我父亲想十年才想清楚,中央不是怕林彪跑,而是怕不跑。”(《李作鹏想了十年才想清楚那一夜》,2011年9月诸多网站有此文) 中共党史专家高文谦先生认为:“事实上,北戴河距离山海关机场至少还有四十分钟的车程,如果周恩来当机立断的话,一杆子插到底,直接下令把山海关机场控制起来,林彪是根本走不成的。当时,吴法宪就曾从旁提醒过周这一点,还建议他让李作鹏给山海关机场下令,在跑道上摆汽车,拦阻飞机起飞。周当时虽然答应了,实际上却并没有落实下来。这种明显的举措失当,对为人行事一向精细周密的周恩来来说,实在是有些反常。不免让人感到其中可能另藏玄机。”(高文谦:《晚年周恩来》,明镜出版社2003年版,页348) 王年一和笔者所写《256号飞机是先起火后迫降的》一文,详细分析了林彪座机坠毁的种种疑点。(载《重审林彪罪案》,香港明镜出版社,2004年)现在,从毛泽东的异常高兴的表现,是不是又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新的疑点? 我们需要仔细分析毛的这句话,必须看清几个关节点:感谢、帮忙,而且是帮了一个大忙,不是小忙;是“帮了我”,不是对别人,不是对“我们”,不是对共产党,只是对我毛泽东,只是对我一个人;所以我毛泽东是真心地感谢林彪。 邱会作将军说:“‘感谢林彪为我帮了一个大忙’,汪东兴没有感觉到它的分量,政治局的人也不一定都感觉到了,但是我感觉到这句话的分量特别重。发生‘九一三’,让我很震惊,但毛主席的话让我感到更震惊。这是毛主席的话呀,你可以有各种各样的解释,但不能这么说呀。我的理解是:毛主席对‘九一三’处理的想法变了,原来他想在事情的判定和处理上等等再看,要把事件查清楚了再说。但是现在他改变了主意,他想要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了。”(程光:《心灵的对话——邱会作与儿子谈文化大革命》,香港北星出版社2011年版,页628) 邱会作认为:“这句话实际上就是一锤定音,也就是对林彪可以按需要任意处理了。从17日开始什么武装政变,谋害毛主席,轰炸机、高射炮、火箭筒等都逐渐出来了。林彪是顽凶,是‘现行反革命’的头目了,不知有多少人要做殉葬品了。 “对林彪是先定为武装政变的现行反革命头目才处理的,不先给林彪定下罪名就无法处理,也没有什么可处理的,所以,当时搞清林彪的问题毫无意义;如同八届十二中全会处理刘少奇一样,不先在他头上扣上‘叛徒、内奸、工贼’三顶反革命性质的帽子,也是无法处理,道理是一样的。先‘杀’后示众,是对刘少奇、林彪处理的主要手段。 “林彪确实帮了主席一个很大的忙!接着‘二月逆流’,‘贺龙问题’,‘杨余傅问题’,等等等等,都由林彪担当了。”(《邱会作回忆录》,页786-787) 邱会作将军的判断没有错,林彪死后的历史确实如邱会作预料的一幕一幕的上演,剧目比邱会作想象的还要多得多。最后,竟然把整个文化大革命的恶果,全部推到林彪(和“四人帮”)的身上。 当然,必须看到,毛的高兴没有持续几天,他就一蹶不振了。或许这叫“乐极生悲”。但是,毛给我们留下的这句话和他的异常举动,是需要反反复复咀嚼的。 二、第二句话——周恩来的“中央政治” 笔者从邱会作回忆录中读到的第二句令人毛骨悚然的话,是周恩来对于“中央政治”的概括。邱会作说:“九大以后,黄、吴、李、邱进了政治局,并参加政治局的日常工作。总理从爱护、关心、教育我们出发,和我们讲了几次什么是‘中央政治’以及属于‘中央政治’范围里的问题。什么是‘中央政治’?总理说:‘中央政治就是处理好主席、林副主席、江青的关系。’”(《邱会作回忆录》,页680) 在这里,周恩来创造了一个特殊词汇——中央政治,并且对它进行了阐释:所谓“中央政治”,就是处理好与毛泽东的关系,与林彪的关系,与江青的关系。注意,这个话,周恩来向黄吴李邱“讲了几次”,可见周恩来十分看重。我想,周是把这些看做自己在“高处不胜寒”之地的心血结晶,看做自己为官的秘诀,因此传授给自己的下属和晚辈黄吴李邱。周也确实依靠这一秘诀,得以在变幻莫测、腥风血雨的中共党内斗争中,始终立于不败之地。周对黄吴李邱苦口婆心,不厌其烦,讲了一次又一次,一定要他们领会。 邱会作刚刚听到周恩来这句话的感受是很不理解:“我们听后都笑了起来,本以为‘中央政治’是很高深的东西,怎么‘中央政治’就是这么一句普通的话。”“我起先对总理的话理解不深,后来有所理解,还是不够深,等到‘九一三’被打倒以后,我才真正认识到,总理说得太高明,太深刻了,简单明了恰到好处。” “我们对江青的蔑视,总理看得很清楚,他内心是支持我们的,但他也非常清楚,这样下去也是不行的,因此他用‘中央政治’这个说法来教育我们。总理的诚心诚意和大局观念,使我们也大有领悟。一、对江青的态度不是对她个人如何如何,而是和主席连在一起。二、主席不是很反对江青,我们没看清,受汪东兴误导很大。三、不能感情用事而没有城府。” “后来在九届二中全会上,以及会后主席一系列的言行,使我对中央政治越来越懂得多了一些,但是发生了‘九一三’事件,懂也没有用了。”(《邱会作回忆录》,页681) 从邱的上述话语可以看出,正像邱自己说的“我们没有真正懂得中央政治,在中央的政治斗争中是幼稚的。”(《邱会作回忆录》,页681)直到“九一三”事件以后,经过二三十年的炼狱,邱会作终于渐渐悟出了周恩来的超人智慧和有别于他人的政治眼光。 […]


(Shared) Some factors to measuring Social Media ROI

I shared this article from other source when I think it might be useful at certain stage even though social media ROI must be quantified. For your reading pressure. *************************************************************************************************************************** Do you know what is the value of your Social Media investment? At this point for most businesses it’s not a question of “if” they […]


E-commerce – is it too hot in China? 21

Alibaba’s IPO, JD.com went to NASDAQ, 9158.com went to HK stock exchange, etc etc, too many such “Successful stories” rushed in my tiny, handicapped brain in past 10 months in China. While my left brain has nothing right, and my right brain has nothing left, I fell into thinking of what e-commerce is. All those lionised doing-wells by […]


(转载)阿里巴巴赴美国遭重挫 将重回港交所?

该文章出处不详,系不受某某某欢迎的所著,其从一个较审慎的角度谈论阿里上市的问题,还是有一定的参考意义,故本人将其转载,希望扔板砖的不要太狠。下面是全文内容。 ********************************************************************************************** 最近阿里国际公关业务似乎不是十分给力,美国媒体接二连三揭阿里伤疤,有媒体分析别对阿里上市那么狂热,是福是祸还说不定呢,更有分析师抓住了阿里上市文件中营收增长放缓的证据,以此来证明投资阿里的风险很大,而这些财务细节,在中国是不被关注的,欠缺专业性的中国媒体,早就被那几千几万亿的天文数字震住了。 阿里上市之路遭遇的最新重挫,来自于美国国会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提示投资阿里巴巴可能会有重大风险,并详细解释了这些风险存在的依据,例如VIE结构,创始人和公司的诚信问题,整个中国互联网的腐败和灰色现象等等。 平心而论,虽然报告的结论部分夹带了一些私货,例如美国对华贸易中数字产品逆差的问题,中国投资和金融体系开放问题等,但之前那些对阿里巴巴美国上市有巨大风险的论述,是十分客观而中肯的。该报告提到,VIE目前仍是美国投资中国科技产业的唯一最佳途径,但阿里巴巴在2010年对支付宝的单方面剥离,使其成为马云的个人公司一事,使得VIE结构有较大风险,因为如果创始人或公司实际控制人盗窃公司资产,或作出其他违法行为的话,投资者面临着无处说理的局面,因为美国司法体系对中国境内公司并无管辖权,而中国虽然默认VIE结构的存在,中国的司法体系却并不认定其合法性。这个说法,我认为是该报告的最大价值和闪光点。 我之前写过一篇“VIE结构没问题,但不适合阿里巴巴”的文章,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VIE某种程度上更像是一种以信用为支撑的股权架构,更多时候要靠相关当事人私下的默契和个人信用来使其发挥作用,司法只是最终手段,却不一定能靠得住。当年新浪驱逐王志东时,如果王志东将新浪旗下几个由自己直接控制的公司据为己有,新浪本身是毫无办法的,那几个公司是新浪上市公司利润实现的主要途径。类似的事情不是没有,曾有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因管理者把公司资产窃为己有而闹得沸沸扬扬,最终还是股东们同意给与其高额补偿,才了断这件事。如果当年新浪驱逐的是马云而不是王志东,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但就我个人看法而言,不能指望有信用污点的马云能像王志东那样按契约办事,因为他对规则并无尊重。 马云在对灰色空间的利用上,是天生高手,从没有一个人会像他这样能对空子钻得那么无所不用其极,锁定一切剩余价值揣入囊中。也有可能很多主意是他的团队想出来的,而这些主意,对于一些专业的职业经理人而言,是羞于提出的,连想想都觉得羞愧。但马云不怕,他专门就是干这个的,借用高额投入的公关团队树立起个人形象,然后再时不时做一些只有一部分人才能看懂的恶。反正还有另一部分人支持他,你的声音不一定能盖过他们,而马云可自如游走于这个是非界限模糊的社会环境中,撷取其最大的利益。 美国这份报告是在周五盘前发出的,对证券市场并无多大影响,这份报告在国内受到的关注也不大。但这份报告对阿里巴巴的打击是极大的,这一点业内人士心知肚明。而就在美国方面的报告出台之后第二天,香港媒体又放出消息,说港交所愿意修改规则,并正接触阿里巴巴赴港上市。 这种公关手段多次使用后,其实已变得恶俗化。阿里巴巴只是一家公司而已,去香港上市也就是恒生指数的4%,在纳斯达克不足1%,没必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到处都在抢的香饽饽。在香港和美国两地到处游走,拉一家打一家,本质上与那些哪家吃得好去哪家的流浪狗并无区别,吃相难看不说,丢人丢到家了。 阿里巴巴巧妙利用灰色空间为己谋利的同时,其实也在默默制造着更大的危机,这次的美国国会报告就是一例。我不相信在阿里上市之前不会有别的危机再度出现,也深信阿里今年的上市之路将充满波折,如果最终无法上市,也毫不令人奇怪。不过好在,既然遇到麻烦后又扯上香港,马云之前所提的通过“优才计划”拿香港身份证的事情,又能派上用场了。没有美国国会风险提示报告,大家都把这事忘了,期待马云前往香港定居。